第一百四十八章:验血

发布时间 2019-06-10

  梁大郎看着和他爹一个马车下来的年轻女子,顿时惊愣了下,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,快步上去,“爹!?这是买的丫鬟吗?”

  “这是小君,回家再说。”梁大智只说了这么一句,招呼往家赶,“还得赶紧把酒分出来,赶年前送进京。”

  “好!先回家!”陈天宝应声,他既然都决定带回来了,肯定有说道,就是现在的梁家,要是再多个妾,只怕闹的更厉害啊!

  小君只能听得懂一些官话,汝宁府的话虽然梁大智教了她一路,也只勉强听些简单的。看梁大智听了一番话就气怒的脸色吓人,害怕的缩在一块。要是太太不同意,要是老爷子和老太太反对,她会不会就被卖了?

  梁氏想过去梁家看看情况,她大哥咋会突然想要纳个妾,就算是救命之恩,也可以用别的回报啊!不管是不是个省事的,她不搅家,那好大嫂也会闹的鸡犬不宁!

  “娘不用过去!这个事娘要是在跟前,到时候不论咋说,都会怨恨娘。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,还是在家里养胎重要。”窦清幽拦住她,三十七岁高龄产妇,还非要去战场。

  “我是怕到时候再闹起来,你姥爷那身子骨明显不如从前硬实了。”梁氏坐不住。

  “大舅既然敢带回来,就做了完全的准备。信上也说了,那小君品性不错。只一方闹,也闹不哪去!大舅可是脾气不咋好的。”梁大智有些大男子主义,又有梁二郎和窦二娘气病了姥爷在先,马氏知道梁大智纳妾势在必行,知道闹了没用,就算是闹也闹不起来。她一向在村里有贤名,梁大智也肯定会抓住这一点。

  梁氏却觉的以马氏的心性肯定会大闹一场,闹的所有人都知道她大哥忘恩负义,富贵了就纳妾,对糟糠之妻不敬重。

  窦清幽不让她过去,“那边可不是单单大舅他们,还有姥姥和姥爷和二舅,三妗子他们呢!不会闹大的!”梁三智往家写信的时候都有一份赵氏和梁六郎的家书,赵氏怕也知道了,肯定会做应对。

  跟着来的管事一听,就笑着过来,“窦四小姐真是好舌头,今年秋季雨水多,甘蔗不如去年的,所以这糖蜜也跟去年差了点。韶州府那边今年好几次滑坡,还有一次泥石流,甘蔗的价儿倒是没有降。”

  因为他们两大酿酒坊每年固定买甘蔗,多了不限,所以甘蔗的价格也久高不下了。

  窦清幽点点头,“这一趟辛苦你们了!厨房里炖的有羊,你们赶紧先吃点热饭!”

  众人都笑着谢过她,每次来回拉货,夏天有鸭汤冰镇酒,冬天有羊肉热酒,都招待的好好地!

  等他们吃了饭,货物卸完,陈天宝提议要不要过去看看。秀芬这不安担忧的样子,也好早点知道那边的事。

  马氏坚决不同意梁大智纳妾,“我是没有给你生儿子!还是没有给你伺候爹娘!?你富贵了就想着纳妾了!就要抛弃糟糠之妻了!你除非休了我!否则我绝对不会让那个贱人进门!”

  “你以为我不敢休你?善妒乱家,就是七出之条!带着你那孽畜儿子,给我滚出梁家!”梁大智怒极,跟她做了二十多年夫妻,他是知道她有些强霸,但好在大面上做的都不错,爹娘也她是长媳也有贤名,很看重她。可她却忤逆他的意思,让那个逆子回来,还差点气死爹。

  梁大郎脸色刷的一下惨白,扑通跪下,哭喊,“爹!不能啊!娘为这个家辛苦操劳二十多年,她是你的结发妻子啊!爹!为了一个外人,你咋忍心!?”

  他们一波来硬的,还有来软的,梁大智怒哼冷笑,“这家里果然是你们当家了!我这个一家之主说话再也不算话了!?”

  “乱家是谁?娶个阴毒奸恶的贱人回来,不是乱家!?善妒闹事,不是乱家!?老子纳个偏房,绵延子嗣就是乱家了!?”梁大智痛恨道。

  梁二郎怒恨的脸色铁青,头上青筋直冒,“爹不就是恨我回来了?恨娘让我回来了!?好!我乱家了!我们现在就走!爹也把那个贱人立马赶走!”

  “你还敢顶撞起老子来了!?我是对你太纵了!让你衣食无忧过惯了!”梁大智怒恨上来狠狠一个巴掌,“忤逆不孝的畜生!把你爷爷气病,我还没跟你算账!”

  他的力气可比马氏大多了,梁二郎的脸转瞬间就一片红肿,嘴里也跟牙硌到一块,破皮流了血。

  马氏看他如此怒恨,上来就打的小儿子摔倒在地,嘴角流了血,怒极的冲上来,失控的叫骂,“他娶窦二娘那贱人是怨他吗?不是那个贱人勾引他,不是梁秀芬撺掇非要二郎娶了那个贱人,二郎会落得现在的下场!?你打死他吧!二郎没考中了功名,也不得宠!你打死他吧!香港挂牌最完整篇彩图。”

  见她不怨自己生的孽种,竟然怨秀芬,想要出来说句话的樊氏黑沉着脸又停住了。

  “不是这个孽畜自己脱裤子上了那个贱人,不是这个畜生自己领着来家里以死相逼,那个贱人能娶!?还是你死也不让他娶了!?”梁大智怒问。

  “我死也不会让他娶!你别以为梁秀芬就安好心了!她就是记恨我不同意亲事,故意撺掇,把窦二娘那个贱人塞过来的!”马氏口不择言的红着眼怒骂。

  “原来你是这么想的!可真是让我见识了你的贤明大义了!别人都在泥里,你和你生的孽畜都在云端呢!我们梁家没有忘恩负义的人!更不允许恩将仇报的!”梁大智怒哼,阴沉着脸。

  赵氏想要劝话,也不知道要劝啥了。大姐未必想让窦二娘嫁到梁家来,当时窦二娘张嘴出口扯出四娘,梁二郎也毫不顾忌,轻信自负,势必会闹毁了四娘……

  黄氏的脸色从听梁大智要娶偏房,跟马氏大闹起来,就变了又变。想到梁二智对她也嫌恶起来,总有训斥,公婆也敲打她,就忍不住想。梁大智都纳小妾了,梁二智从早就嫌恶她,是不是也要弄个贱人狐媚子回来!?所以她没帮着说话,也没骂马氏和梁二郎,没有多嘴说啥。

  “你给我闭嘴!你口口声声说乱家,乱家的是谁?别揪着别人的错!没有我,他们就不乱家了!?还有你!”梁大智怒叱。

  见他不再吭声,梁大智厉眼移到梁二郎身上,“只恨别人,不怨自己,忤逆不孝,狗眼昏花,懦弱孬种,忘恩负义,狼心狗肺!我没有你这样的逆子!”

  说完又看向马氏,“还有你,我们梁家可没有你这么高高在上,有能耐的媳妇儿!”

  马氏怒恨的咬牙切齿,她坚决不愿意走,可梁大智竟然真的赶她,冷哼冷笑,“好!好!我走了给你们腾地方!梁大智!你有本事休了我,再娶个十个八个去!”拉着梁二郎起来,就走。

  梁大郎急忙起来拉住她,“娘!不能走啊!”这个时候走了,哪还有她正妻!?岂不是更让爹直接纳娶那个女人!?

  马氏却坚硬的认为绝对不能输掉阵仗,她没有一点对不住梁家,对不住梁大智的!他现在富贵了,就纳妾,就抛弃糟糠之妻,就是狼心狗肺没有良心!别人骂也会骂死他!她要看看梁家的人是不是得去请她回来!是不是阻拦住,不让那个贱人进门!

  这自高的想法,让马氏恨怒之下,直接搬了行李就走,要回娘家去!她娘家也不是没人的!任人欺负!

  马氏要走,梁大郎和常月梅都出来阻拦,梁二郎过来怒恨的瞪着梁大智,“是不是你怒恨我们娘几个,要把我们娘几个都赶出家门,你才安心!?你是报恩?还是嫌贫爱富了!?”

  梁二郎恨怒的红着眼,“你们不就是恨二娘,恨我!我走!不吃你们一分一毫!但是该我的,我也绝对不会让!”

  一听他还要分家产,黄氏立马看过来,眼神有些不善了。家里好吃好穿的养活着,真是养活出来个废物点心!活儿没干一点,钱没挣一文,死活要娶窦二娘那个贱人,搅合的家里劫匪狗跳的,还有脸要分家产!?

  “有老子在,谁有脸谁敢谁有资格分家产!?”梁大智简直大怒,“还说赶你出去,是报恩?又怨恨你大姑!?你个孽畜又是听了谁的话!?”

  扎梁二郎的婆子上来一把拦住窦二娘,朝她身上扎了两针,另一个过来帮忙,直接把她死死制住。

  黄氏一看,精神大振,立马疾步过来看,“我的天啊!这血还真是不融合,两厢排斥了!?”

  赵氏看着两滴血互相排斥,证实她心中所想,脸色瞬间阴沉难看,“拿给梁二少爷看看!”

  婆子应声,端过来给梁大智和梁二郎看,“这里面是琦哥儿的血和二少爷的血!要是亲生父子,血就会相融!不是亲生的就会排斥!”

  “不是的!不是的!你们想害死我!你们想要害死我!”窦二娘疯狂的尖叫着反辩。

  梁二郎自然滴血认亲,可看着碗里的情况,他惊的瞪大了眼,不敢置信的摇着头,“不可能!不可能!你们又在搞啥把戏!?把我赶走还不算,你们还要害死二娘!?”

  “果然事实摆在你面前你不信!二郎!你圆房的情况你不记得?你那儿子又有哪一点像梁家人!?还是你要说,外甥像大舅?”赵氏痛心的问他。从常月荷骂过,窦清幽表示怀疑,她听者有心,也留了心眼儿。窦二娘的儿子,没有一点像梁家人的地方!梁家从老一辈,到小一辈,都是双眼皮,偏偏他却生的单眼皮!窦翠玲和和赵成志她也见过几次,窦大郎也认识,长了个丹凤眼的只有窦大郎!

  樊氏也快步出来,看着碗里的情况,脸色难看极了,恨恨的看着窦二娘,“把那个小野种抱过来,再验看一遍!”

  窦二娘惊恐的脸色煞白,“你们冤枉我!你们要害死我!二郎哥!二郎哥你不能相信她们!你要相信我啊!我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的事的!二郎哥!”

  她哭的凄厉凄惨,声声血泪。梁二郎却想起拜月成亲,圆房的时候,她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,他喝醉了,根本不知道刚开始的情况。晕晕乎乎,来第二次的时候才渐渐清醒过来。

  梁家没有了窦二娘的人,只有一个梁二郎,这个时候俩婆子死死制着她,一个拿着绳子直接上来就把她捆结实了。

  黄氏一脸隐隐的兴奋,高声吩咐把小娃儿抱过来,“梁二郎不信,那就当着他的面再验看一次!”

  赵氏看梁二郎还不信,洗了个碗递给他,“你自己去舀水,随便你舀哪的!随便换哪个碗。看看是不是对付窦二娘!对付你!”

  记住手机版网址:div>

  推荐玄幻大神猫腻新书:大道朝天、忘语大神新书: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、尝谕大神新书:别玩网游、陈风笑大神新书:大数据修仙、纯银耳坠新书:双蛟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