较量(小小说)

发布时间 2019-07-07

  县医院扒窃案件频发,李队亲自出马,带人蹲守。一连几天,也没个斩获。贼像是听到了风声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老李不想罢手。不管是贼换了地界,还是贼改了主意,如果不抓获归案,他迟早会卷土重来。

  挂号,划价,交费处,还有电梯,是医院人员密集场所,也是贼容易下手的地方。老李就圈定这几个部位,嘱咐队员,耐住性子,继续死盯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老李在电梯口,瞄上一个人。他招呼队员,保持距离,跟上。兜了几个圈子,贼终于下手,一个钱包到手之际,也是手铐上身之时。老李一个眼色,两个反扒队员把贼铐了个严严实实。人赃俱获,贼很识相,老老实实被押上警车带回队里。

  胜利的喜悦转瞬即逝。贼牙关紧咬,就这一回,而且只得了300多,依法仅够拘留,顶多10天也就出来了。

  审讯完毕。看着队员把贼带走,老李瞪了一眼那贼,贼也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。那眼神一晃而过,老李分明是看到贼得意的神情。

  窝囊归窝囊,自从收了这贼,医院那边倒是安稳下来。这就更加印证了老李的判断。那贼切包的场景,像电影一样,不断在老李眼前回闪。就凭这手法,他不是个惯偷才怪!可手上证据有限,这家伙咋也不“撂”,也只能是干瞪眼。老李甚至会想,是不是这网收早了?

  不怕贼偷顶尖高手三中三,就怕贼惦记。老李断定,这个贼,能够选择医院下手,说明他心狠手辣,缺乏人性。偷病人家属的钱,在这个农业县,往往就是断送了病人的生路。这不是简单的图财,简直就是害命。他寻思,这个贼,迟早还会在医院露面。

  老李吩咐队员,拿出卷宗,按图索骥,把这贼的底子摸清。兜了好几个圈子,毫无进展。没辙,他只能试试,拨了拘留所老梁的电话。

  老梁是他的老战友,说“死对头”也成。俩人经常逗闷子,老梁跟老李开玩笑说:整天跟几个小偷过招儿,有本事抄一条大鱼,也让俺们开开眼!

  电话通了,老梁还是那个腔调:你这净是马后炮。昨儿早上,这主儿就到期让我们给放了。这不会是条大鱼吧?

  老李心里明镜似的,一条大鱼从眼皮底下溜号了。丢人事小,再逮住他,怕是难了。撂下电话,老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,椅子上一个突起的小木条,硌了他一下,屁股生疼。

  医院安稳了。反扒队转场。公交车,商场,公园,有的是地儿让他们忙活。转场是转场,老李没忘了叮嘱医院院长给医院上一套像样的监控,再有贼,反扒队也好排查。没过多少日子,医院新的监控就装上了,一水儿的高清。

  转眼就是两年。这年春节前夕,反扒队突接报警,又有人在医院丢了钱包,而且是隔三差五,就有案发。

  不是冤家不聚头。第三天一大早,收费窗口外,一个老汉在人群里,突然放声大哭,他给老伴抓药的钱丢了。20步开外,一个中年人,正撩开步子,离开人群。

  老李迅速撵了上去。只见贼猛地把手一扬,一沓钞票在空中散开。人们大呼小叫,瞬间挤作一团。老李不管这个,眼盯死了贼,冲了过去,电梯门开了,贼扭身进了电梯。老李冲过来,电梯门关上了,他没拦住。

  他赶紧用对讲机吆喝队员,在楼下电梯口和楼门口拦截。奇了怪了,队员们候了小半天,也没见贼的踪迹,贼像是一股烟,从医院蒸发了。

  老李带着队员直奔监控室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他更来气了。那贼根本就没从大楼门口出去,而是在地下二层出了电梯,也就是说,贼开着车,早就从停车场溜了,前后也就不过三分钟。他们只顾着查人,把从地库出来的车给漏了!

  开会的事,老李没少抱怨。为这个,分局长也没少收拾他:不开会行吗?不开会,你们反扒队还不放了羊了?抓了几个小偷,就了不起了吗?业务要紧,队伍更要紧,队伍出了问题,业务也好不到哪里去!

  牢骚归牢骚,下午老李还是规规矩矩地坐到了会议室。人是坐到这儿了,老李的心还在医院,后排有人连捅了他好几下,他才察觉:这谁呀?这么烦人?

  散了会,老李也不知道是动了哪根筋。回身,一把拽住老梁:我还真有件事,你给我回忆一下——两年前,我们往你那儿送了个人,拘留期满后,我还让你帮我查过。

  老李老老实实地跟老梁回拘留所。在拘留所,老梁把电脑打开,没费多大劲,电脑屏幕上就闪出那贼的资料。

  不久,实施数10起盗窃案件、号称“江洋大盗”的那名惯犯终被抓获归案,数月后,上级一纸嘉奖令下来,县拘留所荣立集体二等功,县局反扒队荣立集体三等功。嘉奖令下到反扒队,有队员问老李是不是印错了?凭啥拘留所吃鱼,反扒队喝汤?

  老李倒挺踏实,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。有队员抖机灵,说老李那是盯上更大的鱼了。他从桌上拾起一纸批复,哗啦哗啦地抖给队员们看——你说,是鱼重要,还是网重要?还等啥?集合,开会!